Register/註冊 | Log in/登入
FFTC Agricultural Policy Articles
Browse by topic (972)
Browse by Country (972)
Japan (137)
Korea (132)
Philippines (86)
Taiwan (178)
China (113)
Indonesia (76)
Thailand (57)
Vietnam (77)
Malaysia (76)
Myanmar (24)
Lao PDR (3)
Australia (1)
Cambodia (2)
India (7)
New Zealand (0)
Others (3)
Site search:
日本提升稻米價值和增進出口擴張策略以因應國內稻米需求的下降
2018-07-02
  (7) (7) facebook分享

亞太糧食肥料技術中心農業政策資訊平台 譯[1]

 

[1] 此翻譯之原文為Arahata, Katsumi, 2018, Rice Farming in the Japan’s Matured Market: Overcoming the Shrinking Domestic Demand by Value-Adding and Export-Enhancing Strategies. http://ap.fftc.agnet.org/ap_db.php?id=880。此文章來自亞太地區農業政策資訊平台網站,本網站提供亞太地區各國農業政策文章與相關資訊,歡迎造訪http://ap.fftc.agnet.org/index.php取得更多亞太地區農業政策文章。

前言

日本稻作因國內稻米消費量的萎縮而陷入嚴峻困境。即便是典型稻米加工品(如由稻米製成的酒精飲料清酒)之消費量也正在萎縮。目前已觀察到稻米和清酒的人均消費量皆有下降情形。此外,有研究預估消費量下滑的現象將會因日後人口的減少而加劇。

文化和社會的西化是造成消費量萎縮之背景因素,而這樣的西化是政府透過政策刻意推動的成果。若想瞭解日本稻米和清酒市場的困境,勢必需要回顧日本飲食和生活方式西化的過程。本文將在下一節回顧西化歷史過程,並進一步分析現況,最後再探討日本未來稻作產業的生存策略。

歷史背景

兩度食物與飲食習慣西化過程

日本曾歷經兩次政府刻意推動的食物與飲食習慣西化過程。日本在1860年代開始著手進行國家經濟、社會與文化的現代化。為達成上述目標,政府採取多項政策措施,包含鋼鐵生產廠的興建和西方油畫博物館的成立,而其中一項社會現代化的改革措施即為推廣以牛肉取代稻米的飲食習慣。

政府非常積極引進和推動西方文化。鼓勵國人吃牛肉是一個典型的西化政策目標:許多大型報社透過口號和文章的發表大聲疾呼「吃牛肉」是日本趕上英國、法國、德國等西方現代國的關鍵作法。然而,日本當時和現在的國人多為佛教徒,且許多非常虔誠的信眾對於吃肉有強烈的排斥感。

儘管政府積極推廣西式食品與飲食習慣(尤其是牛肉取代稻米這項措施),國人日常飲食習慣並沒有出現太顯著的改變。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人在1870年代以前沒有足夠的稻米可以食用,過去較常食用大麥類(barley)[1]食品而非稻米,因此國人很嚮往可以吃到稻米。國家現代化的推動和伴隨而來的經濟成長因此大幅的增加了稻米的消費量。

諷刺的是,政府推廣西方飲食文化的作法竟然使稻米的消費量遽增。稻米取代了大麥,因此稻米的消費量也增加了。在國際貿易定位上,日本在1890年代從稻米出口國轉為進口國。

日本第二波食物與飲食習慣西化過程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1950年代。此時,日本人對於美國人產生了自卑情結;這也成為飲食西化的推手。在1940年代後期,日本人的平均壽命是48歲,美國則超過70歲;日本成年男性平均身高是157公分,美國成年男性則是178公分。[2]

日本政府推動的食品和飲食文化西化措施包含跨黨的國會宣言,提出日本人應改變傳統以稻米為主的飲食文化,引進牛奶、牛肉等西方飲食來取代稻米和麵包。此外,政府也提供移動餐車(kitchen cars)的補助,在全國各地鄉村地區向當地家庭主婦介紹並宣導西方餐點,且也建議國人以麵包取代稻米,政府這項飲食西化政策獲得巨大的迴響。

飲食習慣西化的長期影響力

具體而言,推動飲食文化西化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西化學校的營養午餐;學童一週六天的午餐只提供麵包作為主食,米食則完全從學童的餐桌上消失。此項「無米」營養午餐的措施在1953年至1975年間實施,且1954年頒布的「學校營養午餐法案」(The School Lunch Act)也對於這項措施列出明文規定。長期而言,這項措施大幅減少稻米的消費量。午餐不吃米食的這一代國民很快地擁有家庭與下一代,家中也自然減少米食的供應量。

圖1、麵包支出與麵包和米飯支出相比之比例(%)

資料來源: The statistics for households consumption; The Statistics Bureau of Japan.

圖1顯示家庭日本麵包與稻米相比的消費趨勢(非學校營養午餐的消費量)。即使實行一週六天供應麵包的營養午餐制度,這項措施的影響力在前20年並不明顯。然而,被教育食用麵包的這一代國民擁有家庭後,這項措施的成效才逐漸顯現,如今國人麵包支出已經超過稻米。

當然,飲食西化仍有一些元素值得肯定,像是促使日本人多加食用富含蛋白質的奶蛋肉類食物。這有助於日本人平均身高的增加和壽命的延長,也使他們的生活更加健康。

圖2、熱量攝取比率(%)

資料來源:Food demand and supply statistics tables; The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of Japan.

圖2顯示過去六十年以來熱量攝取的趨勢。碳水化合物占總熱量攝取的比率一直呈現下降的趨勢,而奶蛋肉類的熱量比率則持續增加。從營養的角度來看,這些變化為1950年代蛋白質食物匱乏的鄉村地區帶來正面的影響。[3]

圖3、碳水化合物的消耗量(每年每人消費公斤數)

資料來源:The statistics for households consumption; The Statistics Bureau of Japan.

圖3顯示飲食西化的影響,特別點出稻米消費量的下滑趨勢。下降的曲線顯示歷年蒸煮米飯(steamed rice)和大麥的消費量(近期稻米消費量的占比為99%),而上升的曲線顯示小麥和其他穀物的消費量(通常以粉狀形式食用)。以上這張圖清楚地顯示,在過去六十年期間,稻米的消費量幾乎減少一半。

因應稻米消費量下降的政策

因稻米的消費量萎縮,日本過去五十年稻米政策主要著重在解決產量過剩的問題,其中減少種植面積為各類政策組合的核心措施。許多已開發國家飽受不同種類作物和酪農產品生產過剩之苦,問題主要出在供應端,但日本產量過剩的主因在需求端,也就是稻米消費量大幅且持續地減少。

表1、歷年稻米政策

時期

政策組合

1955-1969

僅雙軌制價格系統

*1965-1969:生產過剩

1970-1994

雙軌制價格系統+耕地面積限制(強制執行)

*1980-1994:預算縮減;雙軌制價格系統的兩個價格幾乎相等(等價支持系統)

1995-2000

耕作面積限制+補助

2000-2006

耕作面積限制+反循環補貼

2007-2009

耕作面積限制+反循環補貼+直接給付

(僅限於大型農場)

2010-present

耕作面積限制(自願制)+補償性給付

表1為政府針對農業議題所採行的政策措施。日本在1960年代已有生產過剩的問題,在1970年開始引進耕地面積限制的政策。

現況和影響稻米消費量下降的關鍵因素

目前有兩個負面因素造成稻米消費量的下滑,一是食品和飲食習慣的持續西化過程,另一項因素則是在有限的熱量攝取下,脂肪攝取量增加時會排擠掉稻米的消費量。

持續進展的飲食文化西化

如同前述,日本政府成功透過政策推動飲食西化。然而,諷刺的是,這樣的政策太過成功了。儘管從營養的角度來說,增加蛋奶肉類等高蛋白食物之食用量雖被認為是正向的,但「以麵包取代稻米」的措施卻抵銷了高蛋白食物對於國人健康的效益,且所產生的副作用也包含日本傳統米食烹飪文化的消逝和農民對稻田的棄耕。

1960年代的稻米耕作面積達320萬公頃的高峰,與此同時稻米的消費量也攀到最高,每人每年消費量為118公斤。如今(2016年),稻米生產面積只剩150萬公頃,每人每年消費量降至55公斤。

圖4、魚、肉、蛋類食品消費趨勢(每年每人消費公斤數)

資料來源:The statistics for households’ consumption; The Statistics Bureau of Japan.

圖4點出稻米消費量的悲觀前景。米食可與其他食物一起食用,如生魚特別適合搭配米飯食用,而非麵包;牛肉則是兩種主食都可以搭配;而液體的乳製品不太適合和蒸煮的米飯一起食用。從這個角度而言,近年來魚類消費量的大幅下降意味著未來稻米消費量可能不太樂觀。

圖5、調味料消費趨勢(每年每戶日圓支出)

來源: The statistics for households’ consumption; The Statistics Bureau of Japan.

若將調味料的消費量納入考量,我們不免會用悲觀的角度來看待未來稻米的消費量。如圖5所示,傳統日式調味品(如醬油及味噌)非常適合搭配米食。雖然時下年輕人吃飯時也會搭配美乃滋一起食用,但是美乃滋既可以搭配米飯也可以搭配麵包。因此,考慮到這些飲食組合和圖5所呈現的趨勢,我們可預期未來稻米消費量將會持續縮減。

在有限的熱量攝取範圍內,米食是否會受到其它食物的排擠?

另一項影響米食消費量的負面因素是油脂攝取量的增加,在有限的熱量攝取範圍內,飲食西化將會使米食消費量更加下滑。雖然肥胖在日本尚未成為重大議題,但在日本國內的總熱量攝取達到飽和階段的同時,日本國民也已意識到這個問題,而現今其它已開發國家 (尤其是美國) 的肥胖問題同樣也引起了高度關注。如同圖6顯示儘管含糖食物的攝取量有顯著的減少,但在1970到1990年期間,日本國人油脂攝取量的顯著增加,也很難再添增稻米的消費空間。過多的西式飲食不僅會造成更多的油脂攝取,同時可能進一步降低稻米消費量。

圖6、糖與脂肪的消耗量 (每年每人消耗公斤數)

資料來源:Food demand and supply statistics tables; The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of Japan.

儘管如此,日本的食物消費量與熱量攝取量不見得會和西方國家一樣。圖7顯示,日本熱量攝取的模式與其它先進國家相比仍有相當的獨特性。當國家經濟進步時,國人常會增加蛋白質的攝取,並減少對碳水化合物的消費。然而,每個國家仍保有對飲食消費的傳統獨特性,例如,義大利人有很高比例的熱量來自碳水化合物,這可能和其傳統麵食文化有關。另一方面,美國則食用較多的含糖食物,與更少的其它碳水化合物食品。

圖7、各先進國家之熱量攝取比較[4]

資料來源:Food demand and supply statistics tables; The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of Japan.

即便各國飲食文化間存在著熱量攝取的差異,日本仍沒有以稻米為熱量攝取來源的增加空間。

日本是否能維持、甚至恢復以往的稻米產量?

日本稻米產業面臨到了米食消費量日益下降的緊要關頭,必須考量如何制定策略來維持目前、甚至恢復到過往的產量。策略上大致可分成兩個面向,分別與國內消費和海外出口相關。

向非傳統用途供應稻米,以維持國內生產量

日本國內稻米消費量逐步下降的趨勢無法逆轉,但問題的本質不在如何逆轉市場方向,而是如何減緩消費量下降的速度。基於日本有限的內需市場,因此供應端需在食品樣式及生活內容的層次上,跟上飲食西化的節奏步伐。日本傳統米食最常見的烹飪方式為單純的蒸煮,但人們相對的越來越喜歡香料飯 (pilaf)、西班牙海鮮燉飯 (paella) 和中式炒飯。在口感上,糯米用來做傳統米食時會獲得高度正向的評價,但用於中式炒飯或其它新式料理時,卻不見得能獲得良好的評價。

重點是,黏性越高的糯米可賣出較好的價格,而黏性較低的糯米通常成交的價格較低。因此,即使低黏性的糯米可達到較高的預期產量,農民也不願意種植黏性較低的糯米品種。目前日本的低黏性糯米消費量正在增加,而為了滿足市場需求及用途所生產的低黏性糯米,並非彰顯了其附加價值,反而是其價格低廉的緣故。

這樣的矛盾造成了嚴重的問題。這些適合於各種不同用途的低價米,特別適合進口的稻米,但農民不願生產適用於非傳統用途的低黏性糯米,因此將可能會導致進口米取代國內稻米的結果。就目前情況而言,日本市場對於本國米的需求可能會更加萎縮。

具有前景的策略:出口稻米與其加工製品—清酒

在開始探討稻米與加工製品的出口策略前,應先回顧現今全球糧食市場的狀況。傳統上,雖然某些食物確實有品質上的差異,但食物被視為差異化程度較低的產品。然而,大部分散裝食品 (bulk foods) 的差異並不明顯,且相較於成衣、汽車和電子產品而言,食品價格區間所對應的品質差異並不大。通常這些產品差異會造成「產業內交易(Intra-Industry Trade)」,也就是說某些國家會大量進口該國亦有出口的相同產品。

然而,在近期,即便是具有差異特徵的食品也呈現這樣產業內交易的現象。圖8顯示這樣的交易趨勢:除牛肉外的7種食物皆呈現持續發展的產業內交易情形。[5]

圖8、特定農產品的產業內交易情形 (G.L.index)

資料來源:FAO-Stat; FAO.

在此前提下,與其它國家相比,可看出傳統上為稻米進口國的日本即使具有價格上的劣勢,選擇出口稻米和清酒也是很自然的現象。

以清酒而言,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國內的清酒消費量也正在萎縮,且製造商也和稻農一樣面臨嚴峻的財務挑戰。圖9顯示出相關的趨勢,如由番薯製成的燒酌和紅酒的消費量持續上升,而清酒消費量則持續下滑。

圖9、酒精飲料之消費量

資料來源:The statistics for households’ consumption; The Statistics Bureau of Japan.

圖10呈現了近期日本稻米和清酒在全球出口量的快速成長情形。考慮到內需市場的萎縮和對未來消費量的悲觀預測,日本採用稻米和清酒出口策略是恰當的做法。

圖10、稻米和清酒近期出口趨勢

資料來源:Statistics for Trade;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Japan.

制定可行的外銷策略前,必須要先進一步研究國際市場的狀況。表2是稻穀出口的計量經濟預估結果。稻米在出口國的價格彈性大於1,因此必須提升價格競爭力。在主要出口目標國中,如香港、台灣、新加坡等高所得亞洲國家,也具有較高的價格彈性,考量以上事實,降低成本是必須的。

就所得彈性而言,英美等西方國家所估計的所得彈性值較高,意味著這些國家未來經濟成長情況較為樂觀。然而,這也代表這些國家的經濟發展陷入停滯狀態時,稻米的出口量也較容易受到波及。

表2、稻米出口量的計量經濟分析結果 (2008-2013年)

 

價格彈性

所得彈性

調整後的R平方值

全球 (26)

-1.476***

2.814

0.9307

高所得亞洲國家(3)

-3.435***

1.471

0.8762

西方國家 (10)

-1.458***

4.473*

0.8489

資料來源:Statistics for Trade;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Japan.

表3為清酒出口的計量經濟預估結果。與稻穀物相比,清酒的價格彈性較低,也意味因清酒優異的品質評價,較容易跳脫開價格的競爭框架。但另一方面,基於出口的所得彈性數值仍偏高的情況下,當出口量預期隨著經濟成長而增加的同時,也必須要仔細關注出口目標國經濟情況的變動。

表3、清酒出口量的計量經濟分析結果 (2009-2016年)

 

價格彈性

所得彈性

調整後的R平方值

全球 (26)

-0.6952***

3.4417***

0.9524

亞洲高收入國家(3)

-0.8920***

6.1650***

0.9465

西方國家 (10)

-0.3022*

1.8913*

0.9719

資料來源:Statistics for Trade;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Japan.

結論

本文主要的發現如下:

日本在過去曾兩度試圖透過政策將國人傳統飲食習慣西化,雖然第二次的嘗試成功地達成了目標,但諷刺的是,這一次的成功卻大幅減少國內稻米的消費量。

長遠來看,藉由學童教育來徹底西化國人飲食習慣的政策,效果正持續發酵中。透過食物和飲食習慣西式化的觀點,稻米消費量已難再回復至過去的水準;而從營養層面來看,適當且不過量的熱量攝取模式已成熟,因此再米飯的攝取量很難再有多餘成長的空間。

考量上述情況後所能發展的策略有限,最具有希望的作法是促進稻米和高附加價值加工製品 (清酒) 的出口。在稻米出口方面,降低成本以強化競爭力是關鍵要素,因為稻米在出口國的價格彈性大於1。另一方面,清酒的價格彈性較小。這兩項產品的目標出口國的所得彈性都很高,因此出口量將會隨著出口目標國的經濟成長而增加。


[1] 日本國人目前平均壽命遠超過美國人。日本男性平均壽命為81歲、女性為87歲,而日本成年男性平均身高也提升到172公分。

[2] 近期有些專家提出這樣的飲食變化可能含有過多的蛋肉類攝取,是不健康的飲食攝取模式。

[3] 資料上的限制使得圖表中的曲線出現斷層現象。1980年代中期以前,碳水化合物的攝取量資料並沒有包含糖類食品的攝取量,而1990年代之後的資料則是有包含糖類食品攝取量的數據。

[4] 國際牛肉貿易嚴重受到狂牛症的影響;此應視為特殊狀況。

[5] 大麥可在高地或稻田種植,是一雙期作(Double-cropping)的冬季作物,夏季可與水稻合併種植。因為有這樣的便利性,過去鄉村地區貧窮農民的生活經濟非常倚賴大麥。

 

 
Comment for sharing ideas with other visitors:
*Message: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