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ister/註冊 | Log in/登入
FFTC Agricultural Policy Articles
Site search:
Home>FFTC Agricultural Policy Articles>Others>Articles/ Related published articles
日本透過食農教育促進國內農產品消費的政策分析
2018-10-30
  (62) (56) facebook分享

亞太糧食肥料技術中心農業政策資訊平台 譯[1]


[1]此翻譯之原文為Liu, Wan-Yu and Andoko, Effendi 2018, Policy Analysis of Implementing Food and Agricultural Education and Promoting Consumption of Domestic Agricultural Products in Japan. http://ap.fftc.agnet.org/ap_db.php?id=930。此文章來自亞太地區農業政策資訊平台網站,本網站提供亞太地區各國農業政策文章與相關資訊,歡迎造訪http://ap.fftc.agnet.org/index.php取得更多亞太地區農業政策文章。

日本食農業教育的政策內容

近年來,隨著日本社會的發展,患有代謝症候群的中年人口比例不斷增加,且除了成年人之外,兒童肥胖問題也極需關注。在此社會背景下,日本在2005年頒布了「糧食教育基本法」(Basic Act on Food Education),希望藉由飲食教育規範確保糧食來源的可靠性與糧食衛生。因此,相關的體驗活動和實作 (如傳統飲食文化教學、活絡當地產業以及提高糧食自給率等),可藉以促進兒童的飲食教育,並透過飲食教育的再造,改善生活品質和經濟社會水準。過去的研究指出,為維持供需的穩定,日本飲食教育強調農業應與飲食具有同等的地位。日本內閣府制定了一個飲食和養育基本計畫,其中列出以下基本的方向:(1) 在家庭、學校和托兒所執行糧食教育,(2) 致力改善各區的飲食習慣,以及 (3) 促進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的溝通。

日本糧食教育基本法的基本理念如下:(1) 強化人民的身心健康和協助其培養豐富的人際關係,(2) 向提供食物的自然人和相關人致意,(3) 飲食教育應依據各區地理特色進行調整,(4) 所有國民應親自參與糧食生產和調理過程的各種體驗活動,(5) 透過糧食教育、活動、結合環境保護和作物生產、農漁村的活化以及提高穀物自給率,來維持傳統飲食文化,(6) 導入糧食教育,以確保糧食安全和糧食庫存。這些想法也成為日本農協 (Japan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s, JA) 制定農業推進策略的重要基礎。

日本的食農教育的推廣,可大略分成以下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同時推廣農民市場、農業學校以及學校教育等三種農業教育。這個階段的活動主要是在日本農協所設立的農民市場和農業學校進行。農民市場主要規劃糧食和農業教育的定期相關活動,而農業學校則負責進行全學年度的糧食與農業教育。此外,日本農協也採用預約保留制的方式,協助學校舉辦糧食和農業教育工作坊。

第二階段:此階段著重於食農教育及農產品運輸的經驗交流,幫助農民供應食材給學校,並透過學生、消費者、生產者、鎮市之間的溝通促進地產地銷 (local production and local consumption, LPLC) 的概念。

第三階段:此階段的重點是培養糧食和農業教育人才。

日本執行食農教育的責任分工

為了推廣食農教育政策、食農教育基本計畫和相關事項,日本中央政府在2015年3月底前,依據「糧食教育基本法」邀集糧食安全委員會 (Food Safety Committee)、消費者事務局 (Consumer Affairs Agency)、文部科學省 (Ministry of Education, Cultural, Sports, Science and Technology)、厚生勞動省 (Ministry of Health, Labor and Welfare)、農林水產省以及其它相關部門進行糧食教育推廣會議,共同訂出推廣糧食教育的基本計畫,並建立密切合作的輔助系統。

各個推廣單位都有各自負責的推廣計畫,日本內閣府的糧食安全委員會和消費者事務局主要致力於促進糧食安全,而日本文部科學省負責幼兒園到大學之食農教育,其食農教育內容主要有三個重點:生活教育、飲食文化教育和營養教育。日本政府出版的「糧食教育白皮書」提供了一個促進學生生活能力和生活常規教育的例子,要求人們養成並維持早睡、早起、吃早餐的習慣。

糧食文化教育的目的是增進人們對傳統飲食文化的了解,包括如何正確使用筷子、適當而優雅的用餐禮儀、建立家庭飲食習慣、傳承食譜以及關注飲食文化。在營養教育方面,政府推動日本食品指南陀螺 (Japanese Food Guide Spinning Top) 和日本飲食架構 (Japanese Dietary Framework),藉以從西式飲食所支配的生活現況跳出,改以強調地方風土文化的飲食內涵,取代傳統的食物金字塔。

「糧食教育基本法」將食農教育系統大略分為五個階級:中央政府單位、地方公共組織、食農教育相關工作者、食品生產相關人員以及國民等。

日本目前的食農教育包括五個主要議題:(1) 青少年的糧食教育,(2) 多元生活型態的飲食教育,(3) 健康生活所需的糧食教育,(4) 具有環境保護理念的糧食教育,(5) 傳統文化傳承的糧食教育。為了實現上述五個目標,日本政府特別注重該計畫的配套措施,如強調自兒童到高齡族群的終身糧食教育計劃,以及中央和地方公共團體、教育工作者、農林畜牧業以及志工團體之間的合作。整合各級政府單位可建立更完整的責任規劃和分工制度,進而促進糧食教育計畫的實施。

「糧食教育基本法」第9條規定中央主管機關得有義務制定相關的食農教育策略並予以實施。日本內閣府因此設立糧食教育推廣會議,主要任務是制定與食農業教育有關的推進計畫,並檢視食農教育推進計畫的重要問題及相關措施的實際執行情況。日本各縣政府也成立了縣級糧食教育推廣會議 (Prefectural Food Education Promotion Conference),負責制定和實施與各縣相關的糧食教育計畫。各市政府則是設立十大教育市政會議 (Municipal Conference on Promoting Ten Education) 來實施糧食教育。

日本「糧食教育基本法」第10條規定,關注食農教育相關議題的地方公共組織 (如日本農協) 必須遵守中央政府的公共政策,且須設立並實施自治策略。農產品生產相關人員 (包括農林漁業生產者和食品相關產業人員) 應根據自身的相關產業知識背景,推廣正確的糧食教育。

「糧食教育基本法」規定,相關人員應提高對糧食安全、食品營養等方面的知識,並協助促進推廣教育。「糧食教育基本法」第13條規定,人們 (泛指家庭、學校、兒童、幼兒園以及社會工作者等) 必須努力在日常生活中,融入健康飲食的概念,並積極參與相關飲食教育推廣活動。

「糧食教育基本法」也規定日本內閣府應籌劃糧食教育推廣會議 (Food Education Promotion Conference),匯集參與農業教育單位的代表人員,如日本總理、相關部門負責人 (包括內閣官房長官、糧食安全特別任務大臣、日本總務省省長 (Minister of Internal Affairs and Communications)、法務大臣、外務大臣、財務大臣、日本文部科學省省長、日本厚生勞動省省長、日本農林水產省省長、經濟產業大臣、日本國土交通省省長以及環境大臣等)、學者、專家以及民眾代表 (包含日本特許加盟協會副主席、日本食品與生活協會主席、日本農協全國婦女組織協會顧問、全國消費者聯絡辦事處秘書、日本每日新聞社生活報告部門主編、日本國立健康營養研究所所長、日本飲食協會會長、日本家長教師聯誼會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國立學校飲食協會主席、服部營養學校校長 (President of Hattori Nutrition College)、長野縣飯田市市長,以及日本技能協會主席) 等共26人。

作者依據過往研究內容,列出縣級教育推廣委員會的組織成員。以群馬縣為例,組織成員包括:

中央政府單位:群馬縣政府糧食安全局局長 (主席) 和群馬縣政府糧食安全科長。

學術單位:群馬大學 (教育學院,醫學院) 和高崎健康福祉大學。

醫療單位:群馬縣飲食協會、群馬縣飲食生活推廣聯絡協會、群馬縣心血管中心、群馬縣醫學會、群馬縣牙醫協會以及群馬縣學校飲食協會。

教育單位:群馬縣私立幼稚園協會、群馬縣中小學家長教師聯誼聯合會、群馬縣公立幼稚園主席協會、群馬縣學校膳食教育協會、群馬縣中小學教育研究所技術與家庭研究部門、群馬縣高中教育研究協會家庭部門以及群馬縣學校膳食協會。

生產者和消費者相關單位:群馬縣生活聯絡協會、群馬縣消費合作社、群馬生活學校運動推廣協會、群馬縣拍賣市場聯合會、群馬縣生活衛生產業協會、群馬縣牛乳運銷和農協、群馬縣牛乳推廣協會、群馬縣超市協會、群馬縣農協以及群馬縣全國農協聯合會總部。

相關群體:群馬縣生命研究組聯絡協議協會、群馬縣農村生活顧問協議協會、群馬縣農業婦女網絡、關東地區農業行政辦公室前橋地區中心、群馬縣飲食文化研究會、群馬縣地區婦女團體聯合會、群馬縣廚師協會、群馬縣慢食協會以及群馬縣保護協議協會。

媒體單位:公民媒體協會、上毛新聞、NHK 前橋市電視台以及群馬調頻廣播電台。

日本食農教育條例之實施

日本政府於2005年6月17日頒布了含括4個章節和33法條的「糧食教育基本法」,訂出糧食教育的概念、目的、規劃以及相關責任,其立法目的是實施日本憲法第25條對國民健康權力的規範。「糧食教育基本法」第1條一開始就提到,此法目的是培養國民終其一生健康的身體與心靈、以及豐富的人格,並達到富國強民的目的。

日本內閣府在2006年以「糧食教育基本法」為基礎制定了第一版糧食教育推廣基本計畫 (1st Food Education Promotion Basic Plan),並將每年的6月視為糧食教育月,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相關組織,會在此時安排教育宣傳活動來推廣糧食教育,各縣也會舉辦糧食教育相關活動。每月的19號更訂定為糧食教育日,各縣、市政府在這天會舉辦各種推廣食農教育的活動。例如,北海道會舉辦營養諮詢課程,邀請營養師回應各種營養和飲食問題,並分發宣傳手冊,而旭川市糧食和生活改善協議協會則是透過設計玩具,進行糧食教育之外,也經由媒體進行推廣。截至2015年3月底,日本已有47個縣制定並實施縣級糧食推廣計畫 (Prefectural Food Promotion Plans);全國1,741個市鎮 (相當於台灣的鄉鎮、縣轄市、區)中,有1,323個 (76.7%) 已完成市級教育推廣計畫 (Municipal Education Promotion Plan) 的規劃;17個縣已完成100%的規劃,另有分別17個縣完成75%~100%的規劃、6個縣完成50%~75%、6個達成25%~50%的規劃、以及1個縣只完成了25%的規劃。此外,每年來自幼稚園、學校、家庭和其它社區參與糧食教育推廣的志工人數也在增加中。

糧食教育基本法第1至9條闡明了基本的概念,並說明相關單位應承擔的責任及相關措施;第16至18條為建立計畫型會議組織的規定;自第20條起,開始描述食農教育的對策,如中央政府和地方公共組織應在學校等處推廣相關的食農教育,以幫助幼兒建立正確的食農概念、培養適當的教師和建立完整的教育體系,同時也應讓人們參與相關活動,以強化其知識和經驗;對於生產者而言,相關單位應建立與消費者溝通的橋樑 (第23條),以活化農林漁牧業,並與當地生產公司合作,以強化農林漁產品的生產、製造、加工和其它工程程序之教學與體驗,如此一來,民眾也能實際參與這些體驗活動,並透過這些經驗提高民眾的食農教育知識水準。

日本已制定和實施許多關於推廣糧食教育的法律,但主要核心仍是糧食教育基本法,其中規定由內閣府、日本文部科學省、日本農林水產省、日本厚生勞動省以及其它中央部門推廣糧食教育。在食農教育的實施方面,地方公共組織與教育機構應相互聯繫和合作。內閣秘書處和內閣府業務修正案 (Cabinet Office Business Amendment) 於2015年獲得批准,並於2016年開始實施。糧食教育推廣會議的管轄權由內閣府改為日本農林水產省,負責召開於2016 - 2020年實施的第三次食農教育推廣基本計畫。

日本食農教育推廣計畫之實施

糧食教育基本法以六種現代日本糧食問題作為基礎,並由相關單位進行推廣。目前,日本的飲食問題包括:缺乏對食物的認識、不規律和不健康的飲食習慣、由不健康習慣引起相關疾病的發生、糧食安全的低可靠性、自然傳統飲食文化的喪失以及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的距離擴大。

食農基本教育計畫可分為三個時期。第一期基本計畫旨在讓人們「了解」其教育理念,著重於食農教育概念之宣傳,讓人們可以建立更正確的飲食概念。第二期基本計畫為實踐推廣目標的準備階段,期望人們不僅有正確的飲食概念,也應將所學的食農教育理念融入、並應用於日常生活中。第三期基本計畫旨在擴大實踐範圍,包含推廣青少年糧食教育、多元文化生活的糧食教育、健康、延長壽命的糧食教育、從生產到消費的過程、了解飲食週期、如何減少剩食、關心環境和其它相關概念、傳統飲食文化的傳承教育以及其它重大專案。

青少年的糧食教育

日本政府在2004年修訂了「學校教育法」,納入營養教育 (Nutrition Instruction) 的概念,使學校營養師不僅能夠成為合格教師,也可管理學校膳食,並與其他相關科目的教師合作,一起協助推廣糧食教育。近年來,基於日本青少年肥胖比例的持續增加,以及無法被忽視的營養不良症狀人口比例,於是食農教育的第三期基本計畫鎖定年輕人為主要的教育輔導對象,其目標包含改善飲食習慣、定時用餐、增加與家人共餐的時間、實施學校膳食制度以及使用當地食材等。為達成上述目標,在學校執行的食農教育是推廣計畫內容的一個重要環節。政府已推動許多可豐富學校食農教育內容的相關計畫,包含實施日本中小學食農教育以及相關改善。除了糧食教育基本法之外,日本文部科學省訂定了學校教育法、學校供餐法以及學習指導要點,不僅作為學校實施相關教育的基礎,其內容也規範了適合學校膳食材料的選擇、相關飲食教育和教學、教導學生了解正確飲食知識的方法、及親訪食品生產場所,如此一來,可使學生透過上述的經歷,建立正確的飲食觀念和健康的生活習慣。

日本農村地區的農業教育體驗學習活動可分為兩類:教育農場和休閒體驗。教育農場以幼兒為主要對象,針對每種作物,舉辦兩次以上的農業活動,並持續至少兩年。休閒體驗則以成人為主要對象,呈現方式非常多元,例如有「公民農場」、「停滯農場 (Stagnation Farm)」、或由民間組織所成立的「農業學校」等。

在學校供餐法的規範下,日本各縣之公立中小學自2005年起,均依法設置營養學教師的職位,且學校須以營養師為中心,進行糧食教育相關課程的設計和輔助。營養學教師必須持有依據教育工作人員執照法所規定的教育人員證書、或營養師法所規定的營養師執照。公立中小學營養師的數量一直在增加,從2005年的34位,增加為2015年的5,356位,若將政策的執行效果納入考量,日本飲食教育的進展也有逐步的提升,展現了日本農業教育的有效性。政府也可利用這些統計標準定期進行政策的審查和調整,並可針對效率不彰的部分,及時進行相關的回覆,以提高政策的執行效率。

茨城縣衛生和體育部門的主任表示,撇除北海道不談,茨城縣是日本最大的農業生產縣。在茨城縣,92%的小學和70%的中學已開始實施食農教育,且營養師會利用午餐時間,解釋午餐食品原料的營養組成和生產地,藉此直接影響學生對食農教育的概念。

日本內閣府也協助推廣食農教育,並分別製作針對一般大眾及兒童的傳單。在政府方面,官員和相關委員會成員參與糧食教育推廣會議,進一步制定和實施糧食教育基本計畫,然後將計畫頒布給相關地方政府實施。地方公共組織召開縣級糧食教育推廣會,制定和實施糧食教育基本計畫,而較低層級的市政當局則召開市政會議,制定市政糧食教育計畫,並頒布實施計畫供市政府實施。與實施計畫相關的關係人和組織,也包含了其它如兒童保護、教育/保育/醫療/保健、農業/林業/漁業/畜牧業等相關團體以及食品相關企業。在日本國民飲食狀況方面,習慣不吃早餐小學生的比例逐漸增加,而不吃早餐的成年人,以20-30歲所佔的比例最高。上述的問題,也突顯出日本食農教育執行的重要性。

在推廣兒童農業教育方面,除上述的推廣分工之外,為了宣傳農業教育的重要性,政府還製作插圖幫助兒童了解正常膳食、珍惜食物、推廣均衡飲食以及了解選擇健康成分飲食的重要性,若未遵守上述的飲食原則,將可能會導致健康和病症的問題發生。農業教育計畫的目的也是在平衡兒童的飲食內容。

日本農林水產省消費者保障局下的消費者行政糧食教育部門主任提到,日本政府打算將外食者作為糧食教育的第三個目標。日本年輕人有很高的比例是外食族,因此日本政府希望以外食族為主要客群的服務及餐飲業者也能參加農業教育,讓業者能提供各種食物組合,例如含有澱粉的穀物、含有蛋白質的主食以及含有纖維的蔬菜,-而供應的食物內容應包括主菜、主食和配菜,以便消費者更容易達成飲食內容的均衡。

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的交流

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的交流起始於生產至消費的過程、食材週期的了解、如何減少剩食、以及如何關心環境與其它農業教育的相關議題。日本文部科學省在1997年即制定了教育改革計畫,將農村、山村以及漁村正式納入糧食教育的學習場所,並開始關注兒童和中小學之自然體驗活動,也將這些活動視為農業教育和教學的一部分。

日本內閣府、日本文部科學省、日本農林水產省、日本經濟產業省、日本國土交通省、日本總務省以及日本環境省,在2002年共同制定了城市與農村、山村以及漁村的共生與對流 (Kyosei to Tairyu) 計畫,由以市政府為核心並與當地公共團體合作,共同發展農村、山村以及漁村經驗與綠色休閒旅遊,促進和創造娛樂和休閒村,並加強農村接待制度。

日本的綠色休閒旅遊發展逐漸成熟和多元化,其中有城市和農村、山村和漁村共生的活動,以及都市居民和農漁村農民的交流計畫。透過綠色休閒旅遊,也教育消費者了解農產品的來源,並讓消費者能夠信任糧食安全。此外,2008年的「在農村、山村和漁村學習農業」交流計畫,也讓小學生可在農村、山村和漁村進行長期住宿的體驗活動,並藉由個人的親身參與,小學生可以了解農村、山村和漁村的生活、學習互助合作的方式、發展獨立思辨的能力以及加強對農林漁產業的社會認知。

傳統飲食的文化資產教育

為了讓下一代繼承傳統飲食以及重要的飲食文化,日本透過當地公共團體志願者、學校和全日制烹飪課程,提升全國對傳統飲食的文化觀念。志願者由農村教育部門在當地社區招募,期望透過志工活動來保存和傳播傳統飲食文化,讓原有文化 (包含大型的年度慶祝活動、和由志願者和當地團體協辦的募款活動等) 可以持續流傳。

學校則將依隨著各地季節和節日提供不同的食品,例如新年的年糕與蔬菜粥;迎接眾神的紅豆餃子;元宵節的紅豆粥;迎接春天來臨前一天使用的撒豆 (mame-maki);女兒節和桃花節的醋飯、蛤蜊湯、白葡萄酒和鑽石蛋糕;享受花朵盛開時用的甜茶和粽子;盂蘭盆節的素食、粽子、麵條以及甜點;重陽節用的栗子飯;除夕夜的蕎麥麵等。這些節日的特殊傳統飲食文化內容,同樣也展現在學校的營養午餐上,學生可以透過不同的學校膳食來學習傳統文化,並感受慶典或節日的特殊氛圍。

各地區的公共福利協會 (例如日本廚師協會) 也會透過親子廚房或廚藝教室等活動,協助糧食教育活動的普及,並藉著親子聯合菜餚的活動,強化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之外,也可關懷長輩以及學習傳統技能,期望將傳統技能再傳遞給下一代。父母和孩子不僅可以體驗烹飪過程,還可以在過程中學習如何製作健康膳食,以及健康烹飪食物的方式。透過這些方式,具備歷史文化背景的傳統食物文化,既可做為一種啟發大眾的象徵,也可同時推廣「脫除食物來源 (food origin elimination)」的概念。

推廣地產地銷的概念

為確保糧食供應的穩定性與安全性,日本政府努力提高消費者的飲食安全和飲食舒適度、促進農村六級產業化政策、以及建立糧食和農業合作關係,並經由建立和實施糧食安全供應系統 (例如擴大加工食品和原料的來源、以及加強動植物進口的檢疫和預防系統),確保消費者對糧食的信賴。

建立糧食與農業的合作關係措施包括推廣糧食教育、加強地產地銷 (local production and local consumption, LPLC) 和農業/商業/工業之間的合作關係、促進食品產業的功能、強化法規和擴大海外市場、以及促進全國糧食自給率。在穩定糧食供應方面,為因應國際糧食供需風險的提高,日本政府採取的對策包括在供給鏈的各階段設定風險對策、促進海外農業投資、協助全球糧食穩定保證、穩定供應以及有效使用肥料。

基於日本對環境問題的重視、消費者對糧食安全的有限認知與不信任,日本政府試圖透過地產地銷活動加強消費者和生產者之間的相互理解。日本農協 (Japan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s, JA) 在過去主要採用「農產品共同運銷模式 (common marketing model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以大量生產和大眾運銷的方式提供農產品給批發市場。然而,近年來,這種模式逐漸轉變為從生產者直接供應產品到超市和大型超市等大型零售商,或是與地產地銷活動結合​​,將農產品透過日本農協的產地直銷與農民市場等方式販售,創造一個相互信賴的消費環境。此外,使用當地農產品作為當地中小學學生早餐或午餐的供應來源,也能擴大國內農產品市場。

日本政府在2006年2月28日召開推廣地產地銷政策的公開聽證會,會中邀集各個產業的專家學者針對地產地銷對於農業、文化、經濟、糧食教育、糧食安全以及日本未來發展進行演講和討論,讓民眾能夠理解政府推動地產地銷的原因,同時,政府也公開表揚和獎勵舉辦地產地銷活動表現出色者。此後,日本農林水產省從2008年開始每年都選出地產地銷專業人員,除公開表揚外,也推廣他們地產地銷活動的具體實施方法和貢獻。

日本政府推廣地產地銷的政策內容包括:(1) 直接銷售農產品給直銷商;(2) 善用農產品,並協助開發和生產加工產品;(3) 提高學校午餐和公司餐廳使用當地農產品的比例;以及 (4) 加強與當地消費者的溝通,並舉辦農業體驗活動。

相關政策基礎包括:(1) 2010年3月的糧食、農業、農村基本計畫;(2) 2010年12月六級產業化 (為農林漁業如何活化當地資源,進一步開發新型投資機會與促進當地農產品利用之法律)、(3) 2011年3月促進當地農產品利用的基本政策,以及 (4) 2011年3月,農林漁業利用當地資源開創新投資機會和促進當地農產品的使用措施。

此外,日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共同推動地產地銷活動,並制定區域性地產地銷推廣計畫。其中,一些旅遊產業與地產地銷和休閒農業互相結合,並將地產地銷活動整合到民宿的活動時間表中。

根據日本政府在2004年調查地產地銷農產品的實施情況報告指出,2014年的直銷商數目約為2,982個,其中37%屬於日本農協、農協成員占11.8%、服務部門占16.6%、其它團體占34.6%。以買方居住地點來說,與直銷商同地域或鄰近的居民約佔70%、一般旅客和遊客約佔30%。直銷商一年來客數在1萬至5萬人之者約佔30.8%、其次為1萬人以下(約佔約28.4%)、介於500萬與10萬人者約佔17.3%、在1千萬至20萬人之間約佔13.9% 、2千萬至40萬人者約佔7.2%、而4千萬人者以上僅佔2.4%。

農產品加工廠方面,2004年日本全國的加工廠數量約為1,686個,其中有1,107個工廠參與調查,屬於日本農協的工廠占56.3%、農民或法人個體戶占11.8%、農場以外的農企業占31.9%。加工廠的平均年銷售額約為31.3億日元。

中小學使用當地農產品製作膳食之食材用量方面,總比例使用量最高為蔬菜 (87.9%);第二高為佔比59.6%的稻米;另外水果類佔46.4%、山藥泥佔43.9%,而牛奶、乳製品、雞蛋等佔27%。

當地農產品消費方面,學校膳食相關買家佔47.2%、農協佔43.2%、一般零售商佔39%、其他農民佔38.7%。

日本政府相信,地產地銷活動必須扎根於相關單位彼此互相的理解和信任基礎上,並應針對如下的事項相互合作:

  1. 生產者應提供新鮮、安全以及令人安心的農產品,以滿足消費者的多樣化需求。農業生產者除了從事生產外,應向消費者傳達價值,來縮減飲食和農業的距離。
  2. 消費者可與生產者溝通,了解農產品的生產和運銷過程。消費者不僅應購買當地生產的農產品,更需有區分農產品鮮度或品質的能力,因此市民農園或體驗農場的參與是非常重要的。
  3. 學校膳食應盡可能使用當地農產品,且菜色的設計應融入當地食材。
  4. 都市居民購買當地農產品的可行性較低,因此應該向直銷商購買,並應關注季節性農產品,以促進區域農業。
  5. 運銷方面,農產品品質可能出現不一致的狀況,但是對於健康的飲食生活和地區​​文化的傳承仍具有價值和貢獻。因此,運銷經營者應全力協助當地農業生產者,向消費者傳遞當地農業產品的價值,縮短消費與農業的距離,並加強行銷產地來源,或推廣當地農業產品特色。

為了推廣原產地的概念,生產者、消費者、個人、日本農協以及行政單位需建立溝通管道並互相合作。政府部門的行政單位應支持地產地銷中的生產者、消費者以及物流營運者,以有效地增進地產地銷活動。

Comment for sharing ideas with other visitors:
*Message:
back